殷祁言

谁也不能阻止我爱reboot!

羊花*早恋组

跟着裴大师叔去纯阳拜访,见惯了青岩四季如春的景色,猛的一看华山的皑皑白雪,庚庚觉得自己的自己的雪盲症都要犯了,从马车里下来,两只手并在一起呵口气搓搓脸颊。纯阳真冷啊。看了一眼裴师叔一身单衣还面不改色的模样,默默的在心里感叹。接人来的洛风带着一个小弟子,看模样年纪不过十二三岁,手里抱着一件软厚的狐裘。看见庚庚冻的双颊通红,走上去把手里的狐裘披到庚庚身上。
“知道这次庚庚来梦阳就把璇子送来了,一大早就站在山门口等人。”
庚庚裹着狐裘,大半张脸陷在毛绒的领子中,露出那双水灵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玉璇子,还是那张不讨人喜欢的死板脸,灰色的眸子暗沉沉的看都不看她,要不是洛叔叔说,是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人有多期待她来。
“庚庚。”
扬起头来看裴师叔。
“左右现在无事,你跟着玉小道长去玩吧”
“诶?”
话音未落,就被玉璇子拉着手腕带走了。

羊花*早恋组

那年,狼牙来犯,庚庚奉命离谷,加入唐军做了随队军医,玉璇子得知消息,辞别恩师脱了从不离身的纯阳道袍,毅然随着庚庚加入了唐军,战场刀剑无情,无数的天策苍云将士将性命丢在了沙场了。
“璇子,我突然好庆幸,当初霜姐将你送到纯阳学艺。”
庚庚依在道子的怀中,目光无悲无喜,木木的看着那个只身匹马闯进军营的藏剑女子伏在相公的尸体上大哭,手指无意识的抓紧了道子的衣袖,用力之大,连纤瘦的骨节都隐隐泛着白。玉璇子将庚庚的拥进了怀里,仔细的掰开她的手指握进手中,阖了双目在庚庚的额头轻吻。
“我为你而生,你不许我死,我就不死。”
将头埋进道子的怀里,死死的咬住牙认出颤栗,泪水在眼中含转几圈终是落了下来,沾湿了道子的衣服。
“不准死,我不准你死。”
喃喃自语,声音中压抑不住的是深深的恐惧。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沉寂多年的天一又悄然兴起,和狼牙狼狈为奸,战场上,无数毒尸毒人出现,这些毒将不知痛感,力大无穷,身体发肤之中又带着剧毒,给唐军造成了很大的损伤。每日送往医帐的中毒将士越来越多,可军医能做的,也只有在找出解药之前勉强吊着将士的命。
“这样不是办法,再找不出解药,这些将士迟早要死。”
抱着膝盖坐在床上,手边散落的全是宣告无用的方子,再找不到良方,不止将士的性命有虞,只怕连这场战役都得输。
“要是霜姐在这就好了。”
“阿姐和她夫君成亲之后该是隐居在太原一带,需要我去找她吗?”
取了湿帕子将庚庚手指上沾上的墨迹细细擦去,又将散落的方子整理好收拾起来,将灯花剪亮了些,端坐在床前。
“不,不,你不准离开!”
猛的伸手抓住道子的衣服,目光狠戾而执拗。伸手拍拍庚庚的脑袋,明知这丫头心中有恐惧,自己还魔怔了一样说这种话。
“那就派个人去,只是兴许会麻烦许多。”
小小的舒了口气,抓着道子的胳膊反身躺在道子的腿上,看着烛光下道子格外精致出尘的侧脸,满意的闭上眼睛。
我才不在乎麻不麻烦,我只在乎你。

【全职】当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自己的对象

叶蓝

叶修一觉醒来发现有点不对劲,具体哪不对劲他说不出来。随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起床准备去洗漱,及拉着拖鞋走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扑腾了两把水洗脸,抬头的时候愣了……他知道哪不对了。镜子里的男人斯文俊秀,修建的利落的刘海上还沾着零星几点水珠。叶修很熟悉的一张脸,叶修很熟悉但是绝对不是叶修的脸的一张脸。

“诶……哥是不是还在做梦,怎么一觉醒来哥就变小蓝了。”

叶修自问是对蓝河同志有那么一点不轨的心思,但是这种穿越到人身上的事,叶修大大发誓,他是真的没有想过。仔细的检查了身体,发现真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之后叶修突然神奇的放宽了心。本着这是自己未来对象的身体,头一次彻彻底底的把自己收拾干净后就开始巡查……啊不是观察起蓝河的家。蓝河家很干净,不大的起居室被蓝河打理的很温暖,米色的墙纸配着天蓝色的家居摆设给叶修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客厅的茶几上还摆着笔记本和电脑,叶修过去摁下开机键,待机画面解除,一张君莫笑的全景壁纸就这么毫无防备的现了出来。叶修一愣,随即心里一阵欣喜。

“这么看……小蓝也不是对哥没有感觉啊。”

双花

孙哲平是被一阵闹铃声闹起来的。按理说今天是他的休假,再说他又不是乐乐,生物钟很准时从来不需要定闹钟……脑内风暴了五分钟后无果,孙哲平决定起床。但是一睁开眼孙哲平就愣了。这里很明显不是他在B市的家,这是张佳乐在霸图的宿舍。脑内搜索了半天实在是没想到有谁能在自己睡着的这几个小时内把自己迷晕然后送上飞机打包丢到霸图宿舍还不被自己察觉,最后实在是想不到,伸手揉了揉后脑勺起床,这一伸手孙哲平有卡壳了。后脑勺的触感很明显不是自己的设定。

套上拖鞋跑到卫生间,镜子里的人分明就是自己对象张佳乐。孙哲平觉得这一定是自己还没睡醒,闭上眼睛扑回床上嘴里默念

“睡觉睡觉睡觉……”

十秒钟后,冷静下来的孙哲平抄起电话打通了自己的手机。

“喂……乐乐吗。听话,起床去浴室……”

听着手机对头的惨叫,冷静的挂断了电话。给韩文清发去一封请假的简讯后,买好了飞去北京的机票。


花与鱼与苍【BG向】

燕落有两个妻子,当然这并不是他主动娶的,。一位是万花谷杏林一脉的小师妹,曾经是跟在他身边的小妹妹,现出落的婷婷雅致,犹如盛开的白茉莉。还有一位是秀坊的昭秀师姐,这位师姐本是苗疆人,只是被五毒的曲云教主送到了秀坊,养在了昭秀门下。这位师姐和曲云教主一样,练功出了岔子,身形维持在幼女的形态。
前边也说了,这两位美貌的妻子都不是燕落主动要娶的。那位万花师妹姓罗,叫罗凤,是燕落的母亲看燕落老大不小强行定的亲,另一位七秀师妹姓楚,叫楚婷,被燕落救了之后非要跟在燕落身边以身相许。
那日出战归来,虽然大胜,但是许多兄弟还是免不了一身的伤。燕落作为副将,自然也免不了。燕落回到帐篷后,罗凤和楚婷都在帐篷内心急难耐的等。见丈夫归来才松了口气。转眼又见燕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一口气还没送出去救又提起来了。罗凤低着头走到燕落身前,伸手替燕落除了身上的盔甲,脱了外袍。只见的雪白的里衣被鲜血染的红一块褐一块,眼睛一下子红了。楚婷脾气爆,红着眼睛叫嚷。
『你傻不傻,看见刀子来不会躲吗』
燕落苦笑着挠挠脸,伸手将两位夫人揽进怀里。
『我也想躲,但是我躲开了,我身后的兄弟要怎么办』
楚婷不依,嘴里翻来覆去的数落燕落,燕落知道夫人心疼他,厚着脸皮撑着让楚婷数落。罗凤不言语,伸手把燕落的里衣脱下来,雁门关外天气极寒,倒是防止了伤口化脓的坏处。罗凤看着燕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略略结了痂,才抬起头来,眼神幽暗的看着燕落。燕落一见罗凤的表情暗叫不好,知道罗凤本性的燕落暗搓搓的瞄了帘门一眼,又看了床铺上的衣服,心里偷偷规划着逃跑的路线。
『啊哈哈哈,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后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罗凤一指芙蓉并蒂定住了身形。
『受了伤,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两人合力将燕落搬到床榻上,罗凤拿出银针,封住了燕落周身几个大穴,手掌翻转,武器出现在罗凤白皙的手掌上,墨绿的气劲挥洒,罗凤补了个碧水滔天给燕落。瞬间暴涨的内力带动气血在体内循环往复,楚婷看出门道来,她到没有给燕落补内力,而是拿出一枚香扔进了香炉里,,冉冉升起的青烟勾的燕落暴涨的气血开始往下腹汇集,燕落苦笑不得。楚婷和罗凤互看一眼,打起帘门出了帐篷
燕落动弹不得,只能感受着下腹越来越热的阳物一点点充血抬头。
等罗凤和楚婷回来时已过了半个时辰有余。楚婷看那明显加速愈合的伤口点点头,伸手在燕落赤裸的皮肤上缓缓摩挲。燕落被搁置了半个时辰,早就被药性催的敏感至极,此刻被楚婷一碰,更是控制不住呻吟出声。罗凤皱眉看了燕落明显泛起粉色的皮肤,拿起自己之前搁置在一旁写方子的毛笔,沾了清水洗净,放在燕落的乳首两侧缓缓滑动,清凉的水碰上火热的肤,燕落明显受不了这种刺激,原本低低的呻吟一下子高亢起来,翘起的阳物渗出一点精水濡湿了衬裤。
『相公,再受伤,我们就做 了 你』
楚婷和罗凤互看一眼,同声而言。然后俯下身,亲在了燕落伤痕驳驳的躯体上。

秀苍【百合向】

燕三姑娘坐着帐篷里,给自己缠着绷带,帐篷外,叶秀秀端着一碗褐色的汤药,打起帐篷帘,浅浅笑着走进来
『三姑娘,喝药了』
燕三姑娘抬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苍白色的肤上染上点点红痕。伸手接了药碗,仰头喝尽。
『秀秀,麻烦你了』
说完扯起衣袖随意一抹嘴,把药碗递回小女孩的手里。冲着小女孩笑笑。叶秀秀摇摇头,随手将碗放到桌子上,接过燕三姑娘手中的活计,给她包扎。燕三姑娘眼神温柔的看着小姑娘手指灵巧的在自己胳膊上来回活动,看着看着,燕三姑娘就晕了过去。叶秀秀伸手抚上倒在自己身上的女子侧脸,抿唇一笑,唇角勾起一个锋利的弧度。燕三姑娘再醒时,天色已经暗了,燕三姑娘动了动身体,警觉不对,自己被人绑了起来。
『三姑娘,醒了。』
燕三姑娘扭头,叶秀秀坐在自己的盾上,双手抱着膝盖,歪着头,笑着看她。
『秀,秀秀,这是作甚,放开我。』
燕三姑娘挣扎,可绳子不知是怎么系的,愈挣扎捆的愈紧。叶秀秀起身走到她身边来,还带着孩童稚嫩痕迹的短软手指沿着燕三姑娘身体由下向上滑过,停在胸甲的接口处,慢条斯理的解开胸甲,扒开内襟,露出内里雪白色的肚兜。燕三姑娘脸上像是火烧一般染上大片绯色。
『秀,秀秀』
少女沿着肚兜的细带摸到后脖颈,灵巧的手指略一拨弄便解开了那繁杂的结。肚兜下滑,堪堪露出大半个雪白的胸脯,叶秀秀凑上前,在雪白的胸脯上狠狠的吮吸了一下,留下红梅一般的痕迹。燕三姑娘脸上红的更厉害。叶秀秀殷红的唇游走在雪色的肤上,留下驳驳红痕。
『再敢受伤,我就 吃 了 你』